“多一个孩子多读一本书”——书语者实践总结

管理员    2018/07/20

春桃说

丰盛阅读是由80后返乡青年阿紫发起的,致力于0-13岁儿童阅读推动的公益机构。机构的宗旨是用童书点亮生命,用故事陪伴成长,并以“为儿童成长为更好的自己提供支持力”为使命。

丰盛阅读在2015年开始启动图书进校的阅读推广项目。2016年,在丰盛阅读区域推动的第二年,春桃为其第二期项目开展提供本地团队培养和行政费用支持。同年,丰盛阅读开始尝试将《书语者》的课堂模式与本地学校阅读推动相结合,并成功探索出一条适合丰盛阅读和宜丰本土的《书语者》实践方式。

本文是丰盛阅读发起人阿紫在项目开展过程中对《书语者》实践的总结和反思,期待这篇经验分享能让伙伴们从新的角度去理解乡村儿童阅读推动,并在阅读推广进校的方式上有更多思考。

 


一、实践背景—与《书语者》的结缘

 

2016年的10月,一趟上海的行程,颠覆了我过往做乡村儿童阅读推动的理念和经验。这一切,都因为赵东霞老师推荐给我的《书语者》和她课堂的亲见。在读完这本书之后,内心澎湃的我决定,要在丰盛的合作学校和班级,去实践。

 

二、实践过程—与《书语者》的一路相伴

 

从上海回到宜丰,我联络了潭山中心小学4年级的郑老师,每周一中午1点到1点50,将《书语者》的阅读方式带入班级,和孩子们一起读书,一起多读一本书。

 

这个过程,是一个修心修行的过程,很感谢在我陪伴孩子们的同时,赵老师一直陪伴着我,让我不断摆正自己的位置,调整自己的心态,遵从《书语者》的理念,以一个“读者”的身份去影响班级的“读者们”。这个过程,为接下来丰盛在新庄中心小学带领教师团队实践《书语者》奠定了基础。

 

2017年春季学期,丰盛在合作学校新庄中心小学的2个5年级班实践《书语者》。这是学校安排的2个班级,2位老师年轻、有意愿,我们就这样上路了。1个月后,又有3位老师先后主动加入,在班级实践《书语者》,就这样,“书语慰华年“教师团队成立了。

 

 

这一个学期,除了陪伴孩子们一起阅读,老师们也一起读了《书语者》,学习米勒老师,以读者影响读者们。虽然时常遇到困难,时常用错方法,可是因为有了“书语慰华年“这个团队,又有赵老师的远程指导,一路磕绊,却也有不少收获。我、老师和孩子,我们都在读书。

 

2017年秋季学期,团队中的3位老师去别校交流,并将《书语者》的实践从乡镇小学带到县城小学。当然,也有老师因为外出无法继续,可更珍贵的是,有新的老师们主动加入团队,继续探索实践。这时的“书语慰华年“团队,拥有6+1位伙伴,6位在乡镇,1位在县城。而10月份赵老师的到来,为老师们做的培训,又让大家信心十足,更有底气坚持走下去。这一学期,团队伙伴们读了《斯宾塞的快乐教育》、还重读了《书语者》。

书语者1

 

转眼就到了2018年的春季学期,短短一个月的寒假,好似一场神奇的魔法,让班级的读者们悄悄的蜕变。黄淑珍老师带领的2年级班,从假期前很难安静地倾听故事,到沉静下来进入故事中,这不禁让我们感慨,时间和阅读的发酵带来的神奇力量;冷文莹老师带领的4年级班,因为有黄盼婷老师在2017春季学期带领3年级班《书语者》的加持,这个班级整体阅读情况最为稳定,涉足的图书种类也最为丰富,读者们也最为专注;黄盼婷老师带领的5年级班,读者们从闲聊的吵闹到聊书的吵闹,即使是最令老师发愁的孩子也愉快和投入地与小伙伴聊百科类图书聊得起劲;冷莹老师带领的同为5年级班的孩子,更是将阅读的力量展现在了语文的阅读理解上;还有刘嘉玉老师带领的3年级,周杰君老师带领的5年级,都各有特色和发现。这一学期,“书语慰华年“的老师们,一起读了《幸福的种子》,并在学期末共读赏析了佐野洋子的绘本,为老师们的童书阅读做了美丽的开启。

 

 

三、实践成果—《书语者》读者和读者和读者们

 

       《书语者》的班级实践推动,来自于丰盛阅读的主动。一年半三个学期的实践,从丰盛主动&学校强制安排班级参与,到丰盛协助&老师主动参与,到老师主导&丰盛逐步退后的方式,我们可以说是成功摸索出了适合丰盛阅读适合宜丰本土的《书语者》实践方式,也在实践中收获了很多成果:

 

1、影响了一大批孩子,点燃了孩子心中阅读的火花,帮助他们找到喜欢的书读起来,多读起来;

2、带动了一批老师,从被动到主动到学习成长,让老师成为《书语者》实践的推动人,从而影响更多的学生;

3、探索出相比过去更为有效的校内阅读推动模式,而且是可以复制的模式;

4、找到相比过去更为有效的教师成长方式,让成长主动由内向外生长;

5、寻找到丰盛阅读推动校内阅读的方向,影响更多的成人服务更多的孩子

书语者2

 

 

四、实践反思——一步一步《书语者》

 

在使用《书语者》的方式去推动学校和班级后,我常常在思考一个问题,为什么过去我们花了比现在多几倍的力气和功夫,却没有得到短短一年半的实践所带来的效果?原因是什么呢?

 

过去的工作经验,在项目推动中,我们想尽各种办法,希望可以达到阅读在校内开花的效果。我们推学校、推老师、推班级,精疲力尽后发现,改变,如此之难。而现在,在整个的推动过程中,不论是机构、学校、还是老师和孩子,大家都更为从容,更为主动,更为投入,更有收获。这个过程很轻松和享受,这些,都是为什么呢?仔细思考实践《书语者》过程中的点滴,我们发现:

 

1、我们找到了推动人的真实的位置——读者。回归到读者的角色,和其他的读者们在书中交流,最为真诚,最为平等。我们不是去帮助他人的,我们只是读一本书、传递一本书、交流一本书,然后一起多读一本书。让阅读回归本质,好好读书。

 

2、我们找到了儿童阅读落地的节奏——遵从生长的节奏。过去的我们,在项目中很用力,项目是自己的,自然用力的让他推进,希望可以看到成果。这有错吗?没错。但是忽略了项目中的其他人:学校、老师和孩子。他们都有各自的生长节奏,这个节奏不以我们的意志为转移。常说等待花开,可等待是修心,不同的花有不同的节奏,也需要不同的时间。不同的花需要不同的方法,需要不同的呵护,而在《书语者》中,接纳了不同的读者状态,并让他们在书中各自生长,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空间也都被接纳,因此,他才盛开。

 

3、我们找到了教师成长的有效体系——书语慰华年。教师成长几乎是每家做儿童阅读推动机构必做的事情,因为我们都知道影响教师可以影响更多的孩子。过去,我们努力让教师朝着我们想要他去的方向行走,好难。现在,我们依旧希望老师们朝着我们想要他去的方向,好容易。为什么?因为老师的成长是主动、由内向外的。参与这个团队有条件:需要读书。怎么读,读多少,自己决定,唯一就是你在读。你读的慢、会被他人的分享吸引的快一点,你读的快,会因和其他伙伴的碰撞让自己更有收获。不论哪一种,都是成长。每个学期,大家一起至少读一本书,每个学期,丰盛至少送大家两本书,这两本书有一本是教师指定,一本是神秘惊喜。虽然是教师,虽然有要求,但是大家都是读者,就自然的交流、碰撞和成长了。这种成长,不仅让自己受益、自己班级孩子受益、还将故事和阅读扩散到其他班级,为其他的班级孩子带去阅读。这些,都是自发、自主、自愿的。

 

4、我们看见了孩子的成长——每个孩子都是读者。我们都知道,有书、有孩子、有时间,就有阅读。可是,这样的话是不是所有的孩子都在书里了呢?我心中有个问号。《书语者》中说,班级中的孩子阅读程度的差异可能会相差4个年级,这样的话,同一套方法就足够适用于所有孩子了吗?肯定不是。在实践的课堂上,我们有多种可能性,可以听故事、可以自己看、即使不想看还可以假装看,因为我们知道会弄假成真。这样的方式,让班级中的每个孩子都自在、自如,找到自己的位置,读自己的书,每个孩子都是读者。他们享受课堂,享受阅读,在阅读中碰撞和成长。

书语者4_meitu_3

 

这些,是我在过去的工作经验中所没有的,是这一年半的《书语者》实践带来的。丰盛很欣喜,因为《书语者》有了书语慰华年,因为《书语者》能和所有的读者们在书中相遇,一起读书。感谢推荐《书语者》给我们的赵东霞老师,也感谢她一路的指导与陪伴,我们希望与读者们一起在书中相伴到更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