伙伴故事 | 从班级图书角到区域阅读推广

管理员    2018/07/13

春桃说

本文作者谢涛是泉蒙读书会的发起人,从早期的乡村支教经历,到7年前成立泉蒙读书会,开始图书角捐赠,再到博士毕业后全职投入到机构运营,以新化县为核心试点区域阅读生态打造,谢涛一直在探索有效的乡村教育更新之路。

17年初,春桃进一步聚焦资助方向,资助并陪伴在地阅读推广的人或者组织,探索本地化的阅读生态打造模式。正好在这个时间,我们了解到谢涛对于区域阅读推动的规划,双方不谋而合,经过项目沟通,春桃为泉蒙提供非限定性资金支持,用于发起人的工资,支持谢涛全职推动泉蒙落地“培育县域的阅读、教育和文化生态,组织和培训本地公益执行团队,形成本地人做本地事,县城辐射农村的新公益模式”。

2018年7月,泉蒙成为春桃社区阅读合作伙伴满一周年。在第一年项目的总结上,谢涛梳理了县域阅读生态打造模型的相关经验,期待这个宝贵的经验能带动更多伙伴思考,如何让阅读在一个地区生长、扎根。

 


 

⌈ 一、源起班级图书角 ⌉

从7年前开始做公益阅读,那时的我并不知道国内还有一个公益阅读圈,也不清楚圈内同行是怎么做阅读推广的,但我做出来的班级图书角项目和诸多同行大同小异。这并非巧合,说明大家都在接地气地解决相同的问题,有效的方法可能就具有相通的内在逻辑。比如说,为什么大家都选择先从农村小学入手呢?因为相比学业繁重的中学阶段,小学阶段时间更充裕,体制教学压力要轻不少,做阅读的空间就比较大。再比如,为什么不直接捐书给学校,而要把图书角建立在班级,让学生自我管理呢?作为过来人,我们深知一般的学校图书馆形同虚设,老师们也没有持续的热情和动力去管理借阅图书,所以让学生自我管理一举多得。还有,为什么要重视图书质量?因为一般的学校采购或社会捐赠图书,都是求数量不求质量,我们自然需要对捐赠的图书精益求精。另外,为什么需要持续跟进和续配图书?因为班级图书角图书损耗图书较大,三年左右的捐赠周期是对热心阅读推广学校的可靠保证。

 
显然,班级图书角是很有效的阅读推广方式,只不过当时我们太乐观了,觉得它可以解决大部分问题,然而到了今天,我只能说,班级图书角只是一个可以保证阅读推广下限的公益项目,离我们的目标还远得很。在实践中,我们会发现,老师的重要性是绕不过的,同一所学校,有些班级图书角的反馈很好,有些班级图书角的反馈一般,原因就在该班的负责老师是不是真正认同阅读的重要性,有没有做合适的阅读引导。那么如何培训老师做阅读就成了各同行面临的大事情,实践中大家也是各显神通,做自己的特色。

 
那么事情到这一步圆满了吗?答案是并没有。我们寻找合适的学校,培训合适的老师,一到两年就可以把阅读做得红红火火,但是整个阅读生态却是很脆弱的,在农村,合适的学校是少数,合适的老师是少数,家长更是很少能参与进来。一旦我们合作的老师、校长调任或离职,常常会给我们既有的阅读事业带来反复乃至颠覆,两番折腾就可以把几年成果毁掉,我相信这样的事情也是每个同行所遇到所苦恼的。

 
怎么办呢?

 
我没法假装问题不存在,只要继续复制班级图书角+教师培训的推广模式就好。我也看到同行们的努力,开始和县教育局合作,借助教育行政系统的力量,在整个区域做全盘的阅读推广,形成县域阅读的大气候,这样老师或校长的调任也不会有什么消极影响。因此,做区域的阅读推广,慢慢又成了同行们的共识。然而和体制的合作并不简单,用一句话来形容我们的顾虑就是“既怕领导不重视,又怕领导太重视”。领导不重视,很难起势;领导太重视,体制的运行逻辑会很容易把阅读推广演化成形式主义,上逼下应付,一阵风之后遍地狼藉。

 

到头来发现,我们还是只能扎扎实实去铺公益地基。这个地基就是培养本地的阅读推广团队,舍此无他。

 

⌈ 二、本地阅读推广人培养 ⌉

培养本地的阅读推广团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从观念到行动上,我们都需要突破常规的公益项目做法。那么常规的公益项目做法是什么样的呢?项目大多面向农村,单一目标或需求导向,立项周期较短(常见情况是一年或两年),以我为主直接执行,资源聚焦于项目目标,不断优化项目复制流程——这是公益项目产品化的设计思路,非常合适“广种“,其中歌路营的一千零一夜项目就是其中翘楚。但泉蒙做的是区域”深耕“,运营思路自然很不同。
那么泉蒙是如何在具体区域“深耕”的呢?以这三年泉蒙在湖南省新化县的实际运营情况来看,梳理如下:

1、坚持县城辐射农村的公益战略


前文提到,我们过去持续在给农村老师做培训,然而她们却不断地从农村流失,令人绝望。就我们在新化所做的调研,六成以上的农村老师会把家安置在县城,绝大部分老师都有进城工作的计划——这是不可逆的人心大势,我们必须尊重这一事实,甚至进一步反思我们做公益的常见范式。公益的主战场是农村,但是我们一定要先从农村切入去做吗?公益项目的可持续性,是所有公益机构面临的难题,论其根本,是外来的公益项目找不到合适的本地执行人所致。而稳定的执行主体,只可能出现在县城。一言概之,如果我们想要在农村持续做公益阅读项目,那么解决的方案是先从县城入手。过去的“公益机构——农村”的直接公益链条,将演变成“公益机构——县城——农村”的间接公益链条。

      2、通过推广优质成熟的公益项目来找寻对的人


好的执行力是从实战中磨练出来的,对的人也是在项目执行中发现的。泉蒙一直和歌路营有着深度的战略合作,歌路营的一千零一夜睡前故事项目和泉蒙主打的班级图书角项目,也形成了执行力呈进阶梯度的项目搭配。通常的节奏是,泉蒙首先大面积在学校推广一千零一夜睡前故事项目,三个月的执行周期可以初步遴选出一批目标学校,再在这批学校里试点推广班级图书角项目;一个学期的执行周期后,再给执行力度好的学校续配齐全。在这种持续加码的项目执行后,差不多需要一年的时间,我们才能够大概率找到对的人——一群“自助者人恒助之”的人,她们正是我们本地阅读推广团队的基石。

      3、把资源聚集在项目执行人而不是项目目标上


国内公益圈的常见怪象是,公益基金会不把公益人当人看,公益机构不把志愿者和老师当人看,项目资源不花在一线做事的人身上,最终的演变就是公益执行环节的弱化和缺失。所以我们泉蒙的愿景是支持本地老师的成长,聆听和呼应她们真实的需求。具体做法上,立足县城组织公益讲师读书会,形成学习小共同体;提供多种外出学习机会和资源,方便她们获取;在具体公益阅读推广活动中,提供后勤保障,给予合理报酬等等。当这一切常态化进行后,起码也要两年的持续积累,团队才能初步成熟。总之,培育本地的公益阅读推广团队,必然要求我们从舞台中央退下来,去做她们的配角和协作者,去解决她们做公益的痛点、顾虑。我们必须明白的常识是,和学生朝夕相处的是老师,支持老师成长就是支持学生成长,过去的“公益机构——学生”的直接公益链条,也会演变成“公益机构——老师——学生”的间接公益链条。

 

⌈ 三、写在最后 ⌉

总之,泉蒙区域化深耕的思路是:主战场依然在农村,但立足于县城辐射农村;执行周期至少以三年计,从容布局,步步遴选出对的人;组织团队,搭建平台,做好协作者角色;资源优先服务于项目执行主体而非受益群体,保障项目的持续执行力。

 
通过这样的思路形成的本地阅读推广团队,接地气、执行项目成本低、公益活动频率高,也能回应公益的终极难题——公益要解决社会问题,而社会问题的形成并非一朝一夕,解决也不可能一蹴而就,唯有实现本地人做本地事的公益生态,才能完满实现初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